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 黄河专题
邪教主张秘密结社敛财骗色
编辑:秦彦龙     2016-07-20 17:13:23       来源:凯风网

  前不久,中央电视台12套“普法栏目”播放了反邪教警示教育连续剧《忏悔之门》,讲述了女主人公李冬梅为医治丈夫,找寻丢失多年的儿子,误入“神灵教”,被所谓“神迹、永生”之邪说蒙蔽,变卖所有家当奉献给邪教组织,最终丈夫因延误治疗而早逝等悲惨遭遇,揭露了邪教为达到骗财、骗色的目的而不择手段骗人入教并控制他们,控诉了邪教组织谋财害命的违法犯罪行为。通过观看这部剧自己对邪教的本质有了更深的认识,下面结合本剧谈谈自己的观后感。

  一、邪教崇尚教主膜拜和精神控制

  该剧中邪教组织“神灵教”打着基督教的名义传教,在聚会场所悬挂基督教“十字”标志,做着基督教祷告的各种动作,开口闭口说着基督教的常用语言,让人对其系基督教的性质深信不疑。“神灵教”把小头目邢海涛和他的上司顾庆明神化成一个超自然的教主,作为大家顶礼膜拜的“对象”,要求信徒对教主绝对忠诚。教主通过自我神化,煽动信徒狂热,逐渐削弱其心理防线,剥夺其独立思考的能力,使其心甘情愿地盲从教主,从而对信徒进行绝对的精神控制。剧中邪教头目穷尽各种办法对信徒的思想、行为进行操纵和控制。他们利用信徒对科学知识的匮乏,比如剧中用血蝙蝠、变色字等欺骗手段让人们相信“教主”的存在,用“进入天国”、“得享永生”等方式对信徒进行精神控制。剧中邪教人员利用李冬梅生病和失去爱子的弱点对她关怀有加,传播歪理邪说,一步步加以控制。同样,天真无邪的陈岩在无意中接触到李冬梅等人后,“守望主”利用陈岩想让妈妈生活好点的心情,一步一步拉他入邪,并控制他。无辜的他们被邪教精神控制后,发生一幕幕让人痛心的悲剧。李冬梅的丈夫遭遇车祸昏迷在时,她放弃科学的医院医治而让邪教头目邢海涛用特制的“圣水”医死。 花季少女小可深陷邪教不能自拔,竟然为了所谓的“了罪为空,投胎转世”而自杀身亡。陈岩的妈妈陈霞因为服用邪教组织的圣水导致神经失常。这些信徒被邪教精神控制后,绝对听由教主摆布,从而造成家庭悲剧。

  二、邪教宣扬对抗政府与暴力行为

  传统宗教经过上千年的变迁,具有了与各种社会形态良好的适应性、相容性,并且在国家社会生活中扮演着对执政当局起辅助作用的角色,不存在反政府和暴力色彩。而邪教往往是反政府、反社会的,大肆宣扬神秘主义,捏造神迹奇事,贩卖巫术迷信,反对科学,坑害世人,并制造暴力事件与政府公然对抗。剧中“守望主”要求李冬梅远离丈夫的警察朋友,并向信徒们灌输政府、警察都是“撒旦魔鬼”,是共同的敌人,要履行神的使命与敌人展开斗争。邪教骨干宋文英等信徒,为了得以“赎罪”甘愿受“守望主”的鞭打;陈岩也以鞭打的方式为妈妈去除“咒诅”;陈岩在众多信徒面前揭露“大教主”和“守望主”的真面目时,他们就企图铲除他,同时还利用李冬梅对陈岩的爱护之心欲惨害他;当陈岩的母亲不愿听信邪教时,“守望主”不但用所谓的“圣水”加重她的病情,并威胁、恐吓致使她精神失常;剧中一信徒变卖了房子、车子并全部捐给“主神”,导致妻子离婚,后欲脱邪回家照顾生病的母亲,“守望主”就称他是“犹大”并带领其他信徒痛打他。这些都暴露了邪教赤裸裸的反政府行为和暴力色彩。

  三、邪教主张秘密结社与非法敛财、敛色

  邪教通过采用秘密方式建立封闭或半封闭的组织,要求教徒断绝与家庭和社会的联系,对教主奉献自己的思想、财产乃至肉体和生命,教主常攫取信徒的“捐献”,成为骄奢淫逸、挥霍无度的“暴发户”。剧中李冬梅为了给“主神”做出足够多的“奉献”变卖全部家当充当“奉献款”,还有其他信徒在邪教头目的教唆下,丢失了大量钱财,最后家破人亡。头目顾庆明为了给小可“蒙召祈福”,公然奸污无知少女小可,她的母亲宋文英为了让教主去掉女儿身上的“撒旦魔鬼”竟然充当强奸犯顾庆明的帮凶,一幕幕人间悲剧在剧中频频上演。

  通过观看这部剧让我们深刻地认识到邪教是文明社会的毒瘤,大多都披着宗教的伪善面具,具有很强的欺骗性和迷惑性,一旦误入其中,经过邪教歪理邪说的洗脑和精神控制后,就很难自拔,轻者毁了自己的幸福,重者危害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安全,甚至给社会安定带来极大的隐患。“反邪”之路任重道远,我们要加大对邪教的打击处理力度、加强广大群众的“识邪、防邪、拒邪”能力,还社会和家庭一片净土。

黄河新闻网手机版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
分享到:
  相关链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