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 >  黄河专题 > 热点评论       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351-4045451
他不是法轮功最后一位受害者
编辑:胡耀宇    2017-03-03 08:55:48    来源:凯风网
原标题:他不是法轮功最后一位受害者

    洋弟子叶甫盖尼在参加“法会”途中晕倒,由于耽误了抢救时机而猝死。按常理说有病应该打抢救电话叫医生,按理说弟子倒地砸了“练功人不生病”的金字招牌,法轮功组织应该会惊慌一片。但是,现实正好与常理相反,叶甫盖尼倒地后法轮功活动的协调者没有呼叫救护车求救,叶甫盖尼猝死后法轮功领导层也没有惊慌失措。纵观整个过程法轮功组织的所说所做,原来如此:

    原来早有措辞

    以往,弟子练功时死亡砸碎法轮功歪理邪说的招牌,法轮功组织往往会一片惊慌,其惯用伎俩是秘不发丧。秘不发丧的前提条件是死时知道者甚少,例如李洪志的妹夫李继光是悄悄地死在医院的,要不是叶浩派亲信到医院打探,将李继光的死讯通过不加密的私人邮件“散播”到互联网,李继光之死的盖子还是捂的严严的。叶甫盖尼的死靠秘不发丧是行不通的,因为他是死在在参加“法会”的途中,周围有30人左右的法轮功信徒,而且还举着标语进行鼓动宣传,聚集在莫斯科友谊大街的大使馆附近。叶甫盖尼猝死的盖子肯定是捂不住的,“练功人不生病”的金字招牌肯定要被砸碎,法轮功组织一定会惊慌失措。但是,俄罗斯法轮功领导层并没有惊慌失措,原来他们早有措辞:叶甫盖尼死亡是因为他当时停止练功,还因为中国大使馆的邪恶力量过于集中强大。好一个“是因为他当时停止练功”!什么叫练功?聚在一起叫练功,莫叶甫盖尼是走向斯科友谊大街的中国大使馆门前时晕倒的,这不符合练功的标准;左右旋转小腹中的法轮功,心中默念“法轮大法好”叫练功,走向斯科友谊大街的中国大使馆门前的路上,莫叶甫盖尼是否旋转法轮,何人知道?莫叶甫盖尼是否默念“九字真言”,谁会说得清?好一个“中国大使馆的邪恶力量过于集中强大”!“邪恶力量”是啥模样,何人看得见?“过于集中强大”到啥程度,谁会摸得着?叶甫盖尼猝死后法轮功领导层没有惊慌失措,原来他们早有措辞。

    原来早有措施

    以往,弟子练功时死亡砸碎法轮功歪理邪说的招牌,法轮功组织往往会推责或泼脏水,其惯用伎俩是断尾求生,轻则是“修的不好”“自心生魔”,重则棒喝为“特务”“不是大法弟子”,踢出轮界。“大法勇士”李大勇的死因是“自心生魔”,1.23自焚弟子的身份是“特务”“三陪女”。叶甫盖尼的死靠“不精进”“特务”是行不通的,因为他下火车后没有片刻的休息便同其他信徒一起被派往“前线”了。因为他在纳罗—福明斯克法会上所写的报告《练法圆满经验》中所述,他练功再“精进”不过了:两眼发黑,双腿发软,不知躺了多久,身体稍有恢复,就重新多少练练功;“视力开始恢复了,但还不能看电脑,眼睛一累,头就很疼。不过看书倒有种愉悦感,这种感觉多年没有了。还是眼睛一累头就疼,但疼痛很快消失了。又过了一周就可以去皮亚季戈尔斯克市的学法小组了。”如此学法,能说他学法不“精进”?能污蔑他是“特务”?叶甫盖尼猝死靠棒喝肯定是行不通的!叶甫盖尼猝死“练功人不生病”的金字招牌肯定要被砸碎,要想叶甫盖尼不死,唯一的方法就是向医护人员求救。无论叶甫盖尼死否,法轮功的歪理邪说一定会被揭穿,法轮功组织一定会惊慌失措。但是,俄罗斯法轮功领导层并没有惊慌失措,原来他们早有措施:在救护车赶到之前,法轮功活动的协调者已提前命令众信徒:“脱下他的黄夹克,免得人们说这人是因为练法轮功才得病死的。”好一个“脱下他的黄夹克”!脱下他的黄夹克,就不是练功的人了,就可以和法轮功摆脱关系。可怜的叶甫盖尼身前身体稍有恢复,就重新多少练练功;视力开始恢复,就开始看经文;身体稍有恢复,就去皮亚季戈尔斯克市的学法小组学法;一下火车后,没有片刻的休息便同其他信徒一起被派往“前线”。如此为法轮功卖命,死后立即被脱掉练功标志的黄夹克,被法轮功除了名。怪不得叶甫盖尼晕倒失去意识,未有人呼叫救护车。原来法轮功活动的协调者已早有措施。

    叶甫盖尼不是第一位受害者,也不是最后一位受害者。再有弟子倒地,必定还有你预料不到的措施和措辞。不信?请拭目以待!


  • 黄河新闻网手机版

  • 黄河新闻网官方微信

  • 山西省委社情民意通道
  相关链接

手机黄河新闻网 我要啦免费统计
www.sxgov.cn